金车文教基金会:【胡崴翔

  2020-05-29  阅读 587 views 次 点赞数515
金车文教基金会【胡崴翔-油画创作展】宫乐途金车文教基金会:【胡崴翔
    展期

    日期:2019-07-06 ~ 2019-08-25

    地点

    南京东路2段1号3楼

      展览资讯:
      胡崴翔-油画创作展「宫乐途」
      展期:2019/07/06–08/25
      时间:週二至週日11点至18点
      地点:金车文艺中心 南京馆 (台北市中山区南京东路2段1号3楼)
      主办单位:金车文艺中心 南京馆
      服务电话:(02)2562-8629 #13
      官方网站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胡崴翔,毕业于国立新竹教育大学艺术与设计学系(MA),主修平面绘画。过去创作尝试各种媒材的探索与表现方法呈现,以自身生活状态作为创作主轴,留心于观察生活周遭及整体社会的诡谲现象,试图挖掘未来无限可能。

      创作灵感
      社会规範和外界所赋予的期待,这些看似沉重的枷锁,却都是胡崴翔的创作灵感来源。他透过创作反映自我内心意识投射,融合生活中的日常风景,经转化后「再现」,并结合「挪用」、「戏拟」的艺术创作手法,使经典图像穿梭古今。

      国中即就读美术班,胡崴翔自幼即发现自己热爱绘画,绘画带给他无限快乐,面对他的选择,父母也给予高度赞同,支持他往绘画方面持续耕耘。创作的路上总有怀疑自己的时刻,瓶颈一把将他拽入漆黑深渊处。「那时候完全忘记当初学绘画的快乐了。」胡崴翔笑着说,语气虽听来淡然,但採访过程中可感受到当时的他有多幺不愉快,遭逢瓶颈之时,偶然翻阅了《唐人宫乐图》以及《簪花仕女图》。「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,但也说不上为何特别想欣赏这两幅画作,也可能与当时的心境有关吧!反而对这些作品产生了共鸣。」他说。

      以生活状态为元素,胡崴翔将现阶段的生活状态比拟为唐朝宫廷生活,将个人对于自身被空间及环境束缚的内心情感投射于唐朝宫女之上,唐朝宫女看似衣食无虞,每日打扮娇艳,但却发现其实际生活是如此委靡空洞,甚常感寂寞空虚之感,如笼中的金丝雀一般,美丽却失去自由。

      谈媒材与技法
      油画使用步骤繁琐,又需长时间等待,不过对胡崴翔来说,相较于压克力,油画的保存性及材料掌握度更加的完整及持久,再者,油料绘画的技法非常多种,众多油料绘画技法中,「罩染技法」是他最常运用之技法,其技法常见于古典绘画,反覆叠加不透明薄颜料后,经由光线照射会比不透明颜色更为吸睛。层层颜料堆叠之下,相较压克力颜料来说油画的色彩更显丰富且雍容典雅,有优点自然亦有缺点,缺点则是难以预测画面最终的呈现效果,一不留神就可能会影响成品的整体协调性,所以创作所花费时间相对漫长,但他却不因此感到枯燥乏味,反而是耐心等待作品完成。

      若仔细观察胡崴翔的创作可发现,其创作中出现大量中国唐朝的古典绘画元素,这些古典名画多为「绢本设色」。「绢本」顾名思义为绘在丝织物上的字画,画面中可看到横竖交错的纺织痕迹。多半的绢本会因为保存时间的久远而泛黄、褪色,另外,经过数次的捲动后,绢本亦会产生许多破损。除了古画图像的运用,而这样的破损也是他绘画中常出现的符号之一。

      胡崴翔尝试将西方的油画罩染技法融合东方的绘画形式,将原先不易保存的绢本汰换为保存性较高的画布,并同时应用罩染技法,将画布涂上一层又一层的薄褐色油料,层层罩染成像是存放多年的绢本,缓慢染色的过程中,也可象徵着时间的积累。尤为特别的是,他将绢本上的裂痕一一模拟转绘至画布上,为了完美複製裂痕,他刻意使用砂纸刮磨的半自动性技法来破坏画布,刮磨的动作也代表着时间的催残,以及人在捲动绢本过程中创造出来那些不经意遗留下来的裂痕。

      对多数人而言,这些泛黄痕迹甚至是破损,皆被视为作品之残损痕迹。但胡崴翔却是这幺回答︰「不论是泛黄也好,裂痕也好,那所有的一切皆是时间遗留下来最美的痕迹,成为作品的一部份。」

      专注所爱
      创作过程中反覆挫折,也曾遭受他人冷嘲热讽,几经思索,胡崴翔毅然决然转换绘画风格,风格转换之大,看得出他做了相当程度的取捨。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不受旁人影响。」看似简单的话语,却难以实践于生活之中,胡崴翔近年尝试放下他人之议论,专注于自己喜爱的绘画,绘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,并持续用创作说故事,没有尽头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